关于中冀

公司简介

股东介绍

公司战略

组织架构

董事会&监事会

管理团队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公司业务

 投资业务

 基金管理

 产业运营

财富管理

装备制造医疗健康金融与消费智能科技与汽车新材料与新能源科技创新新型城镇化与房地产雄安新区投资发展

中冀财工业升级投资基金河北省中冀扶贫基金青海省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启信金融科技创投基金中冀浩蓝军民融合基金

医疗健康产业

资讯中心

公司新闻

媒体报道

行业视点

被投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视点

《凯恩斯大战哈耶克》:一场跨世纪的经济学辩论

        20世纪30年代,面对市场经济出现的经济危机等各种问题,凯恩斯和哈耶克,这两位经济大师拉开了我们这个时代最轰轰烈烈的经济学之战。

 

        这场观念之争,不但推进了人类对具有越来越复杂的金融和货币市场体系的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认识,也实际上催生了经济学理论中的“凯恩斯革命”,从而产生了现代宏观经济学。

 

        就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和走势来看,目前仍可谓是复杂多变、扑朔迷离。认真挖掘两位大师经济学思想中的理论遗产,对认识目前复杂的经济格局,仍有一定现实意义。两位大师经典著作很多,但如果你对他们所处的时代和他们的观点来源不够了解的话,读起来会感觉艰深晦涩。

 

        今天推荐的这本书《凯恩斯大战哈耶克》,以传记的形式记录了两位大师的相识、相辩和相知的过程,从观念的角度梳理了他们之间的论战。

 

        本书作者尼古拉斯·韦普肖特是英国的一位记者和传记作家。他于1973年毕业于约克大学政治学系,后来成了路透社的一名记者,曾任《伦敦时报》和《纽约太阳报》的资深编辑。书中有大量他搜集来的一手资料,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下面我们节选了本书的引言,和大家做简单分享。

 

        这或许是20世纪经济学思想两大巨头之间常年厮杀角力中最不寻常的时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哈耶克一起,或是独自一人,整夜站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小教堂的屋顶上。他们的任务是凝视天空,提防德国轰炸机飞到英格兰风景如画的小城市上空倾泻燃烧弹。

 

        1942年春夏两季,为报复英国轰炸了德国中世纪城市吕贝克(那里是U型艇的老巢)和罗斯托克(制造亨克尔轰炸机的地方),德国飞机轰炸了一连串毫无战略价值的英国城市。埃克塞特、巴斯和约克都变成了一片火海,城里的古建筑危在旦夕。

 

        英国新闻记者想出了“贝德克闪电战”(The Baedeker Blitz)这个词,因为德国空军的指挥者似乎是按照贝德克这本德文旅游指南(根据城市的文化价值为其评分)来选择英国的空袭目标。尽管剑桥的重要军工企业寥寥无几,但它有创办于中世纪的大学,所以它铁定进了纳粹的破坏名单。

 

        夜复一夜,国王学院的教师和学生以铁铲作武器,轮流站在华丽的哥特式教堂顶上巡逻(这座教堂的基石,是1441年亨利六世铺下的)。伦敦圣保罗大教堂的火警员发现,燃烧弹一旦爆炸,那就无计可施了;可要是燃烧弹落在屋顶上还没被引燃,赶紧把它扔到屋檐的墙壁外边去,损失就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

 

国王学院礼拜堂(King's College Chapel)

        所以,年近60岁的凯恩斯和41岁的哈耶克,双双把铁铲靠在石灰石护栏上,坐在屋顶上静待德国人的空袭。他们都担心自己不够勇敢敏捷,救不了剑桥脆弱的石头房子。

 

        此情此景,跟两位素来反抗纳粹威胁的经济学家分外相衬。他们都曾以不同的方式,预见到了暴政的到来和希特勒的崛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凯恩斯是国王学院年轻的经济学研究员,他应征加入了英国财政部,从华尔街替协约国筹措资金。到战争临近结束的1918年,英国财政部留下凯恩斯,要他建议怎样从战败的德国榨出战争赔偿来。

 

 

        在巴黎和会上的所见所闻令凯恩斯震惊。正当获胜的协约国领导者在复仇心的怂恿下,用严厉的经济处罚给德意志民族降下苦难时,凯恩斯却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他认为,蓄意让德国这样一个现代贸易国家沦入贫困境地,会让它的国民陷入赤贫,为极端政治、暴动甚至革命创造条件。

 

        凯恩斯认为,《凡尔赛和约》非但没有以公正的方式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反而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埋下了种子。回到祖国之后,他掏笔写下了《和平的经济后果》(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 Peace),痛斥了协约国领导人的蠢行。这本书畅销全球,将凯恩斯以“平易近人的经济学家”身份送上了国际舞台。

 

        哈耶克同样具备凯恩斯刻薄而犀利的雄辩。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是奥地利军队的年轻士兵,从意大利前线回到几乎成为废墟、民众信心尽失的维也纳。没过多久,哈耶克和他全家经历了席卷奥地利经济的可怕的通货膨胀,他亲眼目睹双亲的积蓄荡然无存。此后,凡有人主张用通货膨胀修正破碎的经济,他无不厉声反对。他打定主意要证明棘手的经济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他逐渐认识到:以大规模公共开支计划来解决失业问题的主张,不但会带来不可控制的通货膨胀问题,而且会带来政治暴政。

 

        尽管凯恩斯和哈耶克对《凡尔赛和约》的不足之处有着默契的看法,但20世纪3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在争论未来的经济走向。分歧之处包括政府本身的角色、政府干预经济对个体自由的威胁等。这场辩论逐渐升级,甚至蒙上了宗教世仇的气息。1929年股市崩盘引发经济大萧条后,就如何帮助糟糕的世界经济恢复健康一事,两人给出了南辕北辙的意见。到了最后,尽管两人已对始终不能达成共识一事做到泰然处之,可即便两人故去多年,他们各自狂热的信徒仍然继续论战。

 

        2008年9月,华尔街出现了另一轮崩溃,新一场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表面上支持哈耶克自由市场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实际上却要面临一个严峻的抉择:要么静观其变,哪怕市场要经历一场可跟80多年前相匹敌的大萧条,也坐视不理、袖手旁观,等它自个儿消停下来;要么,迅速采纳凯恩斯的补救措施,用政府借来的几万亿美元拯救岌岌可危的经济,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害。

 

        一想到纵容自由市场不断恶化会带来怎样触目惊心的前景,乔治·布什来不及多做考虑,就放弃了哈耶克,投入了凯恩斯的怀抱。新上任的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督导了新一轮的大规模举债,把借来的钱注入经济。但刺激资金还没完全花出去,茶党运动就发起了暴力抗议,反对前所未有的公共债务水平,要求政府改弦更张。2008年10月,茶党支持者萨拉·帕尔(Sarah Pal)斥责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听好了,美国人民不喜欢政府到处紧急援助。”

 

        政治评论员格伦·贝克(Glenn Beck)恳请美国人民重读哈耶克于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Road to Serfdom),这一举动重振了哈耶克的声望,早已遭人遗忘的奥地利人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凯恩斯过时了,哈耶克当红了。

 

        是自由市场好还是政府干预好,各方观点争论之激烈,毫不逊色于20世纪30年代。那么,到底谁是正确的呢?是凯恩斯还是哈耶克?80年来,这个问题把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划为两大阵营。时至今日,两位杰出学者之间鲜明的立场差异,仍然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思想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本书尝试对此问题给予解答。

 

—— The End ——

  • 中国 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裕华东路133号方北大厦A座22层
    北京市丰台区丰台北路18号院恒泰中心C座22层
  • 冀ICP备16024224号